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一世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离山剑仙,天下尽俯首

第一百八十八章 离山剑仙,天下尽俯首

        欧阳胜雪朝着老师微微颔首,随即笑着说道:“我现在倒是挺想见一见小师弟的。”

        宁浩然望向剑崖,说道:“小师弟貌似在尝试接近峰顶,真是勇气可嘉,就连萧知南都不能真正登上峰顶,希望他不要冒进,遇到什么危险。”

        江子画懊恼的说道:“李梦舟这个疯子,早知道提醒他一句了,凭他现在的修为境界,贸然靠近峰顶,很可能直接被剑意撕碎。”

        虽然没有像江子画所言那般被剑意撕碎,但此刻的李梦舟的确很不好受。

        他仅仅是往前跨出了一步而已,而且是很小的一步。

        剑崖的气场便发生了改变。

        李梦舟仿佛面对着一头荒古巨兽,那择人欲噬的血盘大口已经对着他的脑袋探了下来。

        浓郁的腥臭气味,肝胆欲碎的精神冲击,让他跪倒在地,抱头嘶吼。

        那只是一种幻觉,但却无比的真实,脑海里针刺般的剧痛让得他生不如死,满地打滚。

        他仿若站立在一座高山上,在那云层里有着数把飞剑呼啸而过,就近的一座山头直接崩碎,山脚下的百姓疯狂逃窜,被巨石砸死,河流被填满,走兽飞禽哀嚎着,剑气纵横万里,大地龟裂,视线所及,一片炼狱景象。

        地面和苍穹之上链接着数不尽的光柱,仿佛蚂蚁一般的小人围绕着光柱,炫彩缤纷的光团闪耀着,在那半空之中悬浮着一道身影,他手里持着一把长剑,剑气瞬间疯涨数千里,剑意覆盖着整个人间,那些围绕着光柱的人如雨点般坠落,消散于人世间。

        “我离山剑仙,以剑证道,杀尽天下不平事!”

        “我剑立于苍穹之上!”

        “一剑天下尽俯首!”

        “尔等废柴,来战!”

        ......

        那是一种极致骄傲且疯狂的剑意,不断冲击着李梦舟的大脑,断断续续的声音不时响起,那冷厉的目光仿佛扎在人心里的刺,恐惧在无限放大。

        蕴养在气海里的本命剑自主冲破意识,盘旋在李梦舟的身边,但也仅仅是在瞬间,便好似遭受重击,跌落在地,李梦舟一口鲜血随即喷了出来。

        神情变得极度萎靡。

        醉梦剑里暗藏着的剑意显然不能和剑崖峰顶的剑意相提并论,从那模糊间看到的画面,李梦舟基本上能够确信,在剑崖峰顶的那股剑意,就是属于离山剑仙的。

        只可惜他没有能力登上峰顶。

        他猜不出当年的离山剑仙究竟是在和什么人战斗,那宛如世界末日的景象,显然是规模很恐怖的一场大战,那在云层里穿梭的飞剑也预示着出现在那里的不止离山剑仙这一位剑仙。

        那种骄傲中透着的一丝悲壮,兴许是离山剑仙的陨落之战,那是他向世间递出的最后一剑。

        那种情绪感染着李梦舟的心境,让他颇有些哀痛。

        但是离山剑仙立于高空,举剑斩敌的画面,亦是让他感到异常激动,属于剑修的骄傲油然而生。

        执剑锋芒九万里,天下折腰尽俯首。那是离山剑仙的意。

        也是离宫剑院的意。

        李梦舟修习着离宫剑道,便也是继承着离山剑意。

        《离剑经》六门剑技乃是离山剑仙所创,但真正能够代表离山剑仙的一门剑技,却是《离剑经》里的最后一剑——离剑意杀!

        薛忘忧和卓丙春从未施展过离剑意杀,也说不准他们究竟会不会这最后一剑,但是离宫剑院的第一把剑,大师兄欧阳胜雪尚且没能掌握这离剑意杀的玄妙。

        想要真正继承离山剑仙的剑意,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李梦舟几乎是爬下山去的。

        在感知不到那股剑意的压迫时,他才猛然松了口气,脱力般的趴在地上连动根手指的力气都已荡然无存。

        迷迷糊糊地好像感觉到面前站着一个人,轻柔的声音传入耳畔,“小师弟果然不错,居然还能从峰顶爬下来,但你连四境门槛都没有跨过去,贸然接近峰顶,还是逞强了些。”

        李梦舟微微抬动眼皮,隐约看到一位身着青衫的男子蹲在旁边,那是一个陌生人,但他的脑海里却很自然的知晓了对方的身份。

        大师兄,欧阳胜雪。

        在这种想法刚刚冒出来时,他的意识便逐渐沉重,直接昏厥了过去。

        宁浩然皱眉看着昏过去的李梦舟,轻声说道:“老师把他放在剑崖,虽然的确也有让他接触峰顶的意思,但小师弟的意志虽然很强,终究修为太弱了些,幸而没有出什么事情。”

        欧阳胜雪很小心的把李梦舟扛在肩上,说道:“就算小师弟现在弱了些,但他未来的成就是注定不凡的,半年的时间便已经站在四境门槛前,气海里还存在着禁制,便相当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一直在拉扯着他,让他在修行道路上步履维艰,可纵使如此,他依然站在了如此高度,便足够说明问题。”

        ......

        ......

        翌日清晨。

        内城的仙府客栈里。

        萧知南很早的便起来了,她默然地望着旁边那紧闭的房门,微微摇头,简单的洗了把脸,她握着手里的末花剑,走出了仙府客栈。

        而几乎在她刚刚离开,仙府客栈的门口便多了一道身影。

        站在那里踌躇了片刻,径直跨进了客栈。

        仙府客栈是没有掌柜的,因为是皇室建立,唯一的主子当然只能是皇帝陛下,但每一座仙府客栈都有管事,而且全是修行者,站在四境门槛里的修行者。

        他在仙府客栈里当然是尊贵的,因为很少有跨过五境的大修士会住在仙府客栈里,那是真正令人尊崇的存在,而除了五境的大修士,仙府客栈里的管事便基本上是最强的那一位。

        虽然比不得像四境里最强的徐鹤贤以及白鹿峰的白朔上仙那般强者,但寻常的四境巅峰修士,仙府客栈里的管事都可以无视。

        仙府客栈几乎是遍布整个姜国的,大城里有,小镇上也会有。

        但相对大城而言,小镇里的仙府客栈规模也会较小一些,管事也不是四境巅峰的修行者,仅仅只是处在四境门槛里,但只是仙府客栈这四个字,便足以震慑很多人,没有人敢随意在仙府客栈里闹事,甚至对管事大打出手。

        管事存在的目的便也是为了制止仙府客栈里可能会出现的一些纠纷,毕竟住在仙府客栈里的修行者来自天南海北,可能是山野修士,也可能是山门修士,巧合下两对仇家碰面,也是很常见的事情。

        都城里内城和外城都有一座仙府客栈,是同一位管事在坐镇,这位管事姓裴,曾经是军部里的一名裨将,也有着不少战功,但因受了伤的缘故,没有来得及找药师医治,落下了病根,便从战场退了下来。

        管理仙府客栈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虽然远离了边疆,但他的修行也没有懈怠,裴管事是在管理仙府客栈的期间,才破入四境巅峰的,而他此刻正好就在内城的仙府客栈里。

        注意到客栈里来了一位年轻人,原本他是无需理会的,有客人到,自有青衣小厮相迎,但是那个年轻人的身份非同寻常,裴管事不得不亲自出面。

        “来者可是关慕云,关小先生?”

        裴管事亲自相迎,但也只是处于很正常的礼貌,关慕云虽是书院弟子,且是首榜首名,但终究还只是小辈,不足以让他卑躬屈膝。

        毕竟是从战场上退下来的,裴管事也有着自己的傲气,纵然来者身份特殊,他最多也就是客气,远远到不了要放下手段去尊敬的地步。

        当然,若是像徐鹤贤或江听雨这般人物,裴管事就不单单只是客气了,稍微还是要带点敬意的。

        关慕云很清瘦秀气,模样长得好看,是标准的书生相,便显得没有那么气势迫人,就像邻家大男孩一样,是很容易让人有好感的。

        清晨的仙府客栈并没有什么人,只有三三两两的修行者在用早饭,而若是像萧知南那般单独住着一处院落,早餐当然直接在院落里就吃了,没必要跑到前面大堂里来。

        虽然仙府客栈给外来修行者提供免费住宿的地方,但房价的规格也是有分等级的,分等级的方式当然是要看修为境界,当然,如果你修为不够,但另给银子的话,也能住进单独的院落里。

        若全部都是免费的,就算背靠皇帝陛下也是早晚会垮台的,仙府客栈归根结底也算是生意,只是和寻常的商家生意不太一样罢了。

        仙府客栈是专门给外来修行者提供的住所,虽然不是所有修行者都会选择住在仙府客栈里,寻常普通的客栈也会去住,但也有能免费住的地方,大部分修行者还都是会选择在这里,而且若是有仇家,住在仙府客栈里也能得到一些庇护。

        但本地的修行者显然没必要住在仙府客栈里,裴管事看到关慕云也觉得很诧异,不明白对方的来意。

        “裴管事。”关慕云很有礼仪的微微揖手,说道:“只是有个朋友住在仙府,我前来探望,劳烦裴管事相迎,实在叨扰。”

        裴管事微微一笑,说道:“既是如此,关小先生便请便吧,但碍于规矩,还需要关小先生登记一下。”

        关慕云连连称是,简单登记一下,便神情怅然的踌躇了片刻,才跟随着一名青衣小厮离去。

黄山吉华投资有限公司吉华国际大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