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大秦从献仙药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四章 铲除新政

第三百三十四章 铲除新政

        看那白正焦思苦虑,心急如焚的样子,扶苏整个人都沉默了。

        此时的他,内心十分的矛盾,加上这个消息来的实在太过突然,让他一时不知所措。

        白正所说的胡亥任东阳郡郡守一事,扶苏认为还是值得相信的,因为白正不可能拿一个谎言来搞事情。

        但是,若要说李阳窃国……

        扶苏还是不相信的。

        理由很简单,他坚信李阳不是那样的人。

        一个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立志的人,他怎么可能会做出篡权谋国的事情来呢?

        自从李阳入朝行新政以来,无不是将天下百姓为先,轻徭役、废连坐、行土改,所做所为,皆是为了天下百姓,为了大秦的江山社稷,从不是为了个人私利。

        对于这一点,扶苏那是毫不怀疑的。

        只不过……

        让扶苏感到困疑的是,李阳为什么要瞒着他,与胡亥私交?还让胡亥任东阳郡郡守一职?

        身为长公子,大秦未来的继承者,扶苏对于这一点还是十分敏感的,这让他感到了一些不安,或者说感到了一丝危险。

        因为这代表李阳在太子人选的立场上,似乎处于一个摇摆不定的状态,亦或者说,从胡亥任东阳郡郡守这件事情上,扶苏对李阳是否支持自己感到了不确定性。

        这让扶苏心里很不塌实,不由问道:“如果太傅支持亥弟,亥弟还能有机会重新翻身?”

        见扶苏关心的并不是李阳窃国,而是关心太子之位,白正倒是没有太多失落。

        虽然没能让扶苏将李阳看成是奸臣,但是能让扶苏对太子之位感到不安,不再信任李阳……这就已经足够了。

        想到这里,白正赶紧正色道:“长公子,你如今之地位,可是靠李阳得来的?”

        扶苏没有说话,而是看着白正。

        沉默,即是默认。

        白正接着道:“李阳势大,又深得陛下信任,可以这么说,只要李阳想扶持谁,谁便可以成为大秦的二世之主。”

        “长公子你不妨想想,如今陛下不在秦国,长公子你又毫无实权,李阳若要扶持胡亥监国,难道朝中上下有人可以说不吗?”

        “就算李阳此时不动,待陛下归国后,只要他帮胡亥周旋,凭陛下对他的信任,你觉得陛下会不会恢复胡亥的公子身份呢?”

        “这……”扶苏心里是真的没底了。

        因为他非常明白,李阳是有多么深得父皇的信任。

        “更重要的是,长公子可不要忘了,陛下曾说过一句话,胡亥孤且弱。意思是说,胡亥年龄很小,还缺乏管教。孤,所以亲近老师赵高;弱,所以缺乏判断。所以在陛下看来,以往他犯的错,全是因为他缺乏判断,听信赵高之言造成的,换句话说,胡亥只是被赵高利用做了蠢事,在陛下的心里边,他并没有真的怪罪胡亥。”

        “一个被赵高利用,而被贬出宫,流落民间的落难公子,陛下真的会永不原谅吗?还是为了锤炼他?打磨他?日后才好委以重用呢?长公子,这一切,你可曾想过?”

        白正双眼像条毒蛇一样,满是精明,似乎他的双眼可以看穿一切。

        “你是说……亥弟之所以会被太傅安排在他的封地任郡守,也有可能是父皇的意思?”这一刻,扶苏整个人都怔住了。

        白正冷笑一声:“不能排除有这种可能,要不然胡亥都被逐出宫了,为何陛下还是迟迟不册立你为太子呢?”

        扶苏再次沉默了。

        白正趁热打铁,继续道:“胡亥被安排在东阳郡任郡守,如果不是陛下的安排,那么足以说明李阳此人包藏祸心,如果此事是陛下的意思,那么情况对长公子你就更加的不利了。”

        这一下,扶苏真的担心了,赶紧问道:“那孤该怎么办?”

        白正道:“此事已经危及您的太子之位了,长公子你必须先下手为强。”

        “先下手为强?”扶苏疑道。

        “对,如今您有监国之权,李阳又视察在外,正是长公子你扫除障碍,一举解决后患之大好时机啊,为了大秦的江山社稷,为了您的太子之位,有些事情不得仁慈!”白正道。

        扶苏一惊:“你的意思是……要孤对太傅动手?”

        白正脸色一狠,道:“长公子你若想永无后患之忧,除掉李阳一个可不行,还有李斯、萧何、韩信等人也不能留之,当然,胡亥也不能留。”

        扶苏怔住了,瞪大了眼睛看着白正。

        白正道:“长公子,新政一派,皆是李阳的党羽,新政一党不除,大秦江山社稷难安,长公子您太子之位难安。”

        说到这里,白正又安慰道:“不过,长公子您也不用担心,您也不是一个人,我们老氏族皆会全力拥护你。”

        扶苏有点慌乱了,忙道:“此事不得鲁莽,容孤想想,容孤想想。”

        白正急道:“长公子,此事可不能心软啊!公子放心,您什么都不用做,一切有我们老氏族出面,绝对不会有半点闪失!”

        “你打算怎么做?”扶苏问道。

        白正道:“三日后便是月初的朝会,百官临朝,咸阳令萧何,还有蓝田大营的周勃都会入殿朝议。届时,我们只需安排人手,一举将他们通通拿下,便可成事。”

        扶苏表情紧张,摇头道:“毫无罪名,怎可随便拿人!”

        白正冷冷一笑:“罪名?李阳一党,与胡亥密谋篡夺帝位……这罪名可够乎?”

        扶苏脸色一怔,自然明白对方的意思是强行捏造的罪名赐他们死。

        白正又道:“只要周勃、萧何在大殿中当场拿下,咸阳和蓝田大营便不再受李阳一党控制,长公子可立即以监国的身份安排新的咸阳令与蓝田大营主将,届时咸阳和蓝田大营皆在长公子之手,大事定矣!”

        扶苏终归还是有些胆小,摇头道:“不行,此事非儿戏,容孤细思再作决断。”

        “长公子,此事万不可心慈手软啊。你放心,你什么都不用做,一切有我们替你谋划。”

        白正直接不给扶苏考虑的机会。

        白正知道,此事就是要趁热打铁,因为他太了解扶苏了,此人儒弱仁善,要想让他狠下心来答应此事,显然是不太可能的,所以只有架着扶苏把事给做了,待事成定局,也就由不得他了。

        其实,说白了,白正根本就不在乎扶苏答不答应。

        如今皇帝不在,李阳又身在南方,远离朝堂,此时正是老氏族一举清除新政一党的大好时机。

        所以,他要的只是借扶苏之名,来执行铲除新政一党的行动。

        届时,在大殿上直接一举将周勃、萧何等李阳一党通通拿下,蓝田大营和咸阳就将重归老氏族之手。那时,扶苏就算不同意那又如何,事成定局,他也只能倚靠老氏族了。

        至于嬴政……

        只要秦国不派海船过去,白正不相信他还能有机会回来。

        而且,李阳和胡亥皆被清除,他相信扶苏也不敢让嬴政回来了。

黄山吉华投资有限公司吉华国际大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