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盛宠之锦绣良缘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 分家

第九十三章 分家

        老夫人知道几位族老上门来也是很惊讶和意外,还非要让自己去前厅,就更加的奇怪了,有什么大事非要她这个老夫人也出面的?

        明应权和明定权两兄弟倒是回得很快,明定权是在回家的半路就碰上了府里的下人。

        等了足足半个时辰该到的人才终于都到了。

        族长看了一眼前厅里坐着的人,“怎么没人去叫老大吗?”

        一句话让韩氏顿时尴尬不已了起来,瞧见她这脸色,族长就知道了她根本就没派人去请。他方才已经说了,一家子都要到齐,可是她却还是没有请长房的人,可见在她心里,长房根本不算是侯府的一员。

        也难怪月臣要分家了。

        这一家子都是白眼狼啊,特别是这位老夫人,按理说月臣才是她亲儿子,可是她怎么就一颗心全偏到了二房身上呢?都这么多年了,难道真的把二房当自己的亲儿子,比月臣这个亲儿子还要亲?

        明应权看到族长那意味深长的一眼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了,扭头对韩式低声道;“你不赶紧派人去把大哥叫过来!”

        韩氏不自然的笑了笑,解释道:“是我糊涂了,一时情急忘记了去通知大哥,我这就让人去把大哥请过来。”

        只是她话音刚落,前厅外就传来了明月臣的声音,“不用了,我自己来了。”

        看到明月臣,族长脸上的神情有些复杂,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等大家都坐下来了,族长扫视了一圈前厅里的众人,这才说道:“今日我们几个老家伙过来其实是受月臣所托,来处理分家一事。”

        分家两个字像是一道惊雷似的砸在了前厅坐着的人心头上。

        除了明月臣和殷素娘淡定非常之外,其余人全部震惊错愣的看着他们两夫妻,傻了一样。

        明应权回过神来之后猛的站了起来,难以置信和理解的看着明月臣,“大哥,你这是为何啊!好好的,为什么要分家啊!”

        而且这么突然!事先他根本就完全不知道,没有察觉出来他有分家的念头!

        明定权也是目瞪口呆,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大哥会提出分家!

        老夫人则是被气得眼前一阵阵发黑。

        她以为那天他不过是一时激动气愤,说的也是气话,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瞒着他们去请了族长和族老!他这是想做什么,铁了心要分家吗?那也要看她答不答应!

        “我不同意分家!荒唐!我还活得好好的,分什么家,老大,你这是在咒我,希望我快点死吗?”老夫人气得直哆嗦,指着明月臣大骂道。

        明月臣面无表情,“这不是母亲让我赶紧离开侯府,别沾侯府,沾二弟的光吗?我这不过是随了母亲的意思,省得母亲认为我是占了二弟的便宜。我也反思过了,我确实不应该再继续住在侯府,连累侯府的人跟着我一起被人议论指点,说我是低贱的商人。”

        明月臣这话一出,在场人都微微变了脸色,特别是韩氏,脸上还闪过了心虚,明应权就尴尬居多,显然是被说中了心事。

        明月臣将他们两夫妻的神色都看在眼内,心头又不由得一气。

        没用的时候就嫌弃得很,要用银子的时候怎么不见他们嫌弃了?这么些年,他们二哥从长房捞的东西最多!

        真真是白眼狼!

        而老夫人则是直接捂着胸口,一副要被明月臣气晕了的模样。

        明应权见状脸上一副孝子模样走了上去,一边给老夫人顺着气,一边眼神指责的看着明月臣,“大哥,我不知道娘到底和你说了什么,但是不管怎么样,你也不应该这样气娘啊!娘就是年纪大了,有时候说话可能会难听了点,但是绝对没有坏意的,更加不可能像大哥说的那样,嫌弃你商人的身份,这不是胡闹吗?都是一家人,何来的嫌弃?”

        明月臣冷笑了一声,“现在还指望我帮你们的女儿准备嫁妆呢,当然不会嫌弃我了。”

        说完不管明应权两夫妻突变的脸色,明月臣朝着几位族老说道:“族长,几位族老,你们来评评理,我二弟是侯爷,他们夫妻两人都健在,他们的女儿定亲了,可是现在却要我来准备嫁妆。我就问,你们活了这么大的年纪了,何曾见过这样的事情?”

        那天明月臣没有说这件事,现在说出来,几个族老瞠目结舌,看着明应权两夫妻的眼神,让他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

        他是这样打算的没错,也没有觉得有多大的问题,因为他已经习惯了自己的大哥为自己付出。可是这件事被拿到台面来说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他羞愤难当,面色都涨红了起来,想要反驳,张了张嘴却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是受刑似的被几个族老用眼神鄙视,谴责。

        “本来我们成年成家之后就应该分家自己过的,只是这么多年,想着我们夫妻二人时常在外,女儿又小,恐怕还需要府里的亲人帮忙照顾,所以才一直厚着脸皮没有提分家之事。但是现在我们也想明白了,做人不能这么自私,我自己的女儿就应该自己自己照顾,怎么能麻烦旁人呢?”

        “这么多年,我赚了多少银子,给了公中多少,大家心里有数,这些钱我就不追究了,当是我为了感谢大家帮忙照顾宝儿给的酬谢。我也觉得我并没有亏欠府上任何人,要说真的亏欠了谁,那也是亏欠了我的女儿,她在府里的日子是怎么样,大家心知肚明,不用我多说。”

        “府里的一切我可以都不要,就这样分家吧!”

        族老几个眉头一皱,族长说道:“这不妥,既然你也是侯府的一份子,那分家自然也就应该按照规矩来。”

        “我不同意!”老夫人挣扎着再次反对,一双浑浊的眼睛带着压抑憎恶紧紧盯着明月臣,似乎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样。

        明月臣沉默了一下,似乎不想在这件事上多做纠缠,直接说道:“如果同意分家,我就出一笔银子给明绯添做嫁妆之用。如果不同意,嫁妆之事我不会出一个铜板,以后也不会再给公中任何银子,从此以后西院和东院各自管账,分院不分家。”

        老夫人和明应权两夫妻,甚至是明定权都一震,脑海里同时闪着一句话:这怎么行!

        明定权迅速在心里衡量起了得失,脑子转得飞快,最后很快就很下定了决心,说道:“大哥如果坚持要分家我也不拦着了,只是到底是一家人,大哥也不应该说这么见外的话。即便分家出去了,我们也还是兄弟。至于家业,该大哥的那一份,我不会贪心。”

        明定权这么说倒是让明月臣心里有了一点安慰,只是一想到他和三弟根本就不是同母所出,以往的兄弟情也不知道到底有几分真心在,这一点安慰到底也是减弱了不少。

        “老三!”老夫人难以置信的瞪着自己的小儿子。

        “娘,你就别拦着大哥了,大哥说得也对。本来成家之后就应该分家各自过的,只是大哥常年在外,考虑到了媚儿这才一直没有分家。现在媚儿也长大了,能照顾自己了。大哥既然想分家,那便分吧!况且也不是说分了家以后就不是一家人了,还是一家人的,只是不在一个屋子里过了而已,有什么区别?”明定权苦口婆心的劝着。

        老夫人却差点被气得吐出一口鲜血。

        明应权暗暗瞪了自己的三弟一眼,觉得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个时候不帮忙拦着,劝着,怎么还反过来帮着要分家呢?

        明定权只当没看到兄长的眼神。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哼,原来是想让大哥帮忙准备嫁妆这才惹恼了大哥,想得倒是美,自己女儿的嫁妆都要指望自己的大哥,他怎么不去抢啊?他自认自己不是什么高尚的人,但是也没有自私无耻到这程度。

        这种事他是做不出来的,但是他也不乐意看到大哥真的帮他们出嫁妆!二房有两个嫡小姐,难道他们三房就没有嫡小姐了吗?

        “总之我不同意分家!”老夫人就是咬死了不松口。

        韩氏和明应权两人也舍得不侯府的钱袋子就这么走了,可是按照他刚才说的,即便不分家,以后也是东西院各管各,各过各的,这样和分家又有什么区别?

        一时间两人也为难了起来。

        就在事情僵持住的时候,前厅外匆忙跑进来了一个下人,神色惊慌,特别是进门看到坐在一旁的老夫人之后更是面色一变,眼里迅速闪过了什么,又低下了头。

        明月臣见状,心里满意了。

        “侯爷,两位老爷,老夫人,外面……外面来了官府的人,说是……说是……”

        明应权这会儿心情正不好着,这下人又吞吞吐吐的,让他面色更是难看了几分,借机发泄似的大声呵斥道:“有话就直说,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是外面的官府来人了,说是有人状告……状告……”下人身子抖个不停,最要一咬牙,一闭眼,豁出去的飞快的说道:“说是有人状告咱们老夫人毒杀嫡母,调换嫡子,混淆侯府血脉,霸占侯府家业,欺君罔上!”

        下人说完话之后前厅里一片寂静,似乎连片叶子掉在地上都能听得到。

        像是头顶上方突然打了一个响雷,震得大家耳朵发鸣,眼前发黑,脑袋嗡嗡嗡的叫。

        老夫人愣怔了一下之后似乎才明白下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然后才想起了什么似的,面色刷的一声白了下来,瞪大了眼睛,像是被人兜头泼下了一盆冰冷的水,将她浇了个透心凉,从头到脚冰寒刺骨。

        有什么遥远的记忆从脑海深处钻了出来,那些太久远,被刻意遗忘,也差点就真的遗忘了的事开始不受控制的冒了出来,直直的往她的脑子里钻,像一根根针似的,扎得她脑袋生痛。

        不可能的,这绝对不可能,一定是搞错了,一定是搞错了!当年的事,当年的事除了她自己和身边几个心腹还知道,根本就没有旁人知道了!哪里来的旧仆呢?荒谬,可笑!假的,一定是假的!老夫人在心里狂乱的尖声叫着。

        她死死的瞪着那下人,嘴巴张了又张,想要斥责,想要怒骂,想让人将他拉出去打,说他胡言乱语,可是却怎么都说不出口。她的喉咙像是被人狠狠的捏住了,一点声音都挤不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还有这话又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族长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目光惊疑不定的在下人和老夫人身上来回转着。

        “小的也不知道啊,只是官府来人了,说是有人状告老夫人,所以……所以让我们侯府的人去一趟……”

        下人才说完大家就看到一名官差走了进来。

        看到前厅里的人,官差拱手行了个礼,“见过侯爷和大人,不请自进,还请见谅。只是情况特殊,小的也是没有没有办法。事情府上的下人应该都说了,现在侯爷方便的话,就请随小的去一趟吧,毕竟这事……有点严重了。”

        说着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老夫人。

        宣平侯府的老夫人啊,这京中怕是没有几个人没听说过她的事的,以贤良淑德出名的妇人,还因此而被封为诰命夫人,可以说是大燕建朝以来的首位了。

        可是眼下却有人状告她,说她谋害主母,调换嫡庶子,混淆侯府血脉,欺君罔上……这每一个罪名说出来都是令人震惊并且难以置信的。

        当然了,没有证据的话自然是很让人怀疑,可是无风不起浪,那人竟然敢直接到官府状告,想来不可能是胡乱攀咬。所以这件事极有可能是真的,如果是真的……

        想到这后果和影响,官差连忙垂下了眼眸。

        明应权黑沉着面色,“不知道可否告知是谁状告我侯府老夫人?这简直就是荒谬可笑至极!这种事怎么能相信呢?”

        官差笑了笑,只当听不懂他话里的深意,“我们是官府,有人告我们就得受理,至于结果如何,就要看真相。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请侯府放心,我们老爷定会秉公处理的。”

        明应权一怒,觉得对方分明就是在讽刺他!谁给他的胆子,竟然敢讽刺他一个侯爷!

        但是他却不能拿这一点来做什么文章,毕竟这官差字面上态度上确实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就算他是侯爷也不能阻拦官差办案。

        只是……

        他看了眼老夫人,眉头紧皱,面色铁青,眼帘遮掩下的双眸满是戾气,负在身后的手不自觉的紧紧握了起来。

        这件事到底是谁捅出去的,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还会有人知道呢?娘不是说当年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已经不在人世了吗?既然这样,为什么还会有人去官府状告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事先一点风声消息都没有,如此的突然?

        到底是那个旧仆自己的主意还是另有主谋?

        想到这,明应权不由得望向了自己的大哥——不,其实应该是弟弟,其实他比自己晚出生,只是两人调换了身份,他变成了庶长子,而自己则是变成了嫡长子,府上的二少爷。是娘换了他们的身份,所以他才成了嫡子,原本的嫡子却成了庶出,虽然后来也成了嫡子,不过到底是有差别的。

        他以为这辈子这件事除了自己和娘之外就再也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了,没想到会突然被人捅了出去。

        会是大哥吗?会是他知道了这件事,所以才想要抢回属于他的一切?

        明应权怀疑的眼神紧紧的盯着明月臣,但是却发现他和在场所有的人的反应都一样。震惊错愣,怀疑,难以置信,似乎并不明白官差的意思,整个人还是有些呆滞的。

        这个反应……不是他,那会是谁?

        他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阵恐慌之情。

        如果这件事真的被揭穿,证实,那……

        他会有什么后果,不用想他都能知道。

        不行,绝对不行!宣平侯府的一切都是他的,侯爷是他,没有人能抢走!任何人都不行!

        明应权眼底阴鸷一片,带着一丝压抑的疯狂,然后慢慢的又沉淀了下来。

        “既然如此,我们出一趟也无妨。你先回去回话,我们稍后就到。”明应权沉声说道。

        官差已经将话带到,自然不会多留,很快就告辞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把话说清楚了!那官差刚才说的事可是真的?”族长怒不可歇的质问。

        “这当然是假的,怎么可能是真的!简直就是荒谬,荒谬!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在造谣生事,我都这把年纪了,自问无愧任何人,更加无愧明家列祖列宗,没想到临老居然还要受到如此羞辱……”老夫人俨然就是一副被污蔑被冤枉极度愤怒模样,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身子摇摇晃晃的,像是随时都能晕过去一样。

        她这副模样倒是让族长和几个族老犹豫了,想起她这些年做的事,心里也怀疑了起来。

        是啊,这么些年,别的不说,要说对明家,对宣平侯府,她这个夫人做得确实是无可挑剔的,要不然也不会贤名远播,早早就得了诰命夫人的称号了。所以什么谋杀主母,混淆嫡庶血脉,欺君罔上什么的,不可能啊……可是那个旧仆又是怎么回事?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去官府状告她吧?

        最后还是明月臣开声了。

        他眉头紧皱,神色凝重,“这件事实在是蹊跷,分家一事就先放一边,先去官府处理这件事要紧。事关宣平侯府和母亲声誉,不能儿戏了。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的胆子这么大,竟然敢把念头动到了宣平侯府上头来!”

        说完对着明应权说道:“二弟,你是宣平侯,这件事事关重大,绝不能大意轻视了。既然官差已经这样说了,我们不去也是不行,正好族长和族老也在,便一同去吧,做个证人,免得事情到时候解释清楚了传了出去却变了个样。”

        “还请几位做个见证。”明月臣对着族长也族老鞠了一躬,神情郑重的说道。

        不等明应权和老夫人出声,族长便说道:“既然都在,碰上了,我们身为明氏家族的一份子理应出一份力。那便一同去看看吧,看看到底是谁敢胡乱攀咬宣平侯府,毁我明氏一族的声誉!”

        老夫人见状真真是眼前发黑,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下之后再也撑不住的晕了过去。

        人晕了过去自然就不能再去官府了,加上老夫人毕竟是诰命夫人。可是宣平侯府的人不能不去,最后几个儿媳妇留下来照顾老夫人,三位老爷并族长和几位族老齐齐赶去了衙门。

黄山吉华投资有限公司吉华国际大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