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秦苒程隽在线阅读 - 744明月入君心(完)新文已开

744明月入君心(完)新文已开

        外面两家人还琢磨着宾客的事儿。

        里面的婚宴,已经正式开始。

        整个场地都是中式风格,雕梁画壁,地下铺着红毯,周围悬着灯笼……

        婚礼主持站在中间的高台上。

        “别紧张,”不远处的屏风后,林思然扶着潘明月的胳膊,带她慢慢走上台阶:“你舅舅已经到前面了。”

        “嗯。”潘明月眨了眨眼。

        两边屏风缓缓移开,林思然在她上台阶之后就松开了手。

        潘明月身后两米长的拖摆也被江忆凡那几个人放开。

        “明月,来。”舅舅早就站在入口处等她了,看到她,他勉强笑了笑,但又很难笑得出来。

        潘明月点头,视线有点模糊:“舅舅。”

        “哎,”舅舅应了一声,然后一言不发的牵着潘明月,“走吧。”

        八米远处,陆照影正在等着。

        舅舅一向都挺开朗的,还有点自恋,此时带着潘明月走,却是一言不发。

        两人最后停在了陆照影面前。

        “小陆,”舅舅看向陆照影,“我们家明月就交给你了。”

        “舅舅,您放心。”陆照影从舅舅手里接过潘明月的手,在军营里呆的时间长了,他的指腹有一层茧。

        舅舅颔首,“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明月她性格以后可能不太好,希望你以后多包容包容她。她性格犟,小时候我偷偷去看她,她因为叫了声‘爸’被她妈妈罚了,跪在地上一夜都不肯认错。一开始我担心你的职业,现在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只有一点,小陆,希望你无论何时,无论执行什么任务,都要记得,家里还有人在等你。我妹妹她……她就这么一个女儿了。”

        舅舅眼睛红了,他妹妹结婚,没婚礼,没宾客,他甚至都没能亲自背她出去。

        到最后,她死了很久,他才知道这个消息。

        昨天陆照影带他去看了他那个宿未逢面的妹夫的雕塑,他能明白他妹妹当初的一味固执。

        虽明白,但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当年依旧会拒绝。

        陆照影低头看了潘明月一眼,郑重的朝舅舅道:“您放心。”

        舅舅点头,又看向明月,努力的笑了下,“明月,舅舅很愧疚,当初不该不原谅你妈妈,苦了你这么多年。”

        他只能从旁人的只言片语中知道,潘明月当初度过了一段怎样的日子。

        潘明月实际上很少哭,总觉得她的眼泪在她16岁的时候就彻底消失了。

        后来秦苒离开,她寄人篱下,别说哭,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

        封辞说她没有心,潘明月想想,其实他说的也有一点道理。

        她抬头看着舅舅,眼睛红了起来。

        “哎,你今天大喜的日子,应该高兴的,可别哭。”舅舅连忙开口,有些慌乱的安慰她。

        陆照影也低头,他右手还牵着潘明月,左手指腹轻轻帮她擦掉眼角的泪,“别哭,来。”

        他带着潘明月,朝一个方向跪了下去。

        那里,是云城的方向。

        潘明月看懂了,她跟在陆照影后面,看着他的背影,一步一步跟了上去。

        **

        礼成后。

        常宁这一桌,依旧是在主坐席下的特殊桌,潘明月陆照影带着陆夫人跟陆父还有舅舅舅妈一桌一桌的敬酒。

        直到这一桌,常宁抬起酒杯,淡淡看向两人:“虽然结婚了,但婚假也就两天。”

        封楼城坐在另一边,看了常宁一眼,张了张嘴,但还是没说话。

        就是郁闷。

        他怎么也想不通,好好的潘明月,怎么就又跟他们这些人纠缠在一起了。

        好在潘明月也没想过辞职,忍就忍着吧。

        封楼城也不敢要求太多。

        陆夫人跟陆父倒没见过常宁,更别说舅舅舅妈。

        敬完这桌之后,舅舅、舅妈离开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肯尼斯兜里露出来一般的雾气,深冷吓人。

        这两人:“……”

        “明月舅舅,舅妈,”下一桌,陆夫人同这两人介绍这一桌的重点人物,“这位是陈将军,这是……”

        这一桌算是第三席了。

        然而其中好几个,是电视新闻上常见的脸。

        舅舅手上的杯子差点儿没翻掉。

        好不容易敬完一圈酒,舅舅才缓过神来,坐回到了桌子上。

        流水宴吃到半下午,才慢慢停下来。

        陆家开始送宾客。

        潘明月已经去了新房,新房就在陆家,二楼,新装修的房间。

        床上铺着红色的被子,被子上绣着精美的花纹。

        秦苒把程子毓丢给她抱了一会儿,房间内,还有潘湘湘跟江忆凡几人陪她。

        顾明生几人都在外面闹陆照影,他们倒更想进来闹新娘新郎两人,毕竟这才好玩,但秦苒这么一尊神呆在房间内,没人敢进来。

        程子毓长得好看,潘湘湘江忆凡一见到他就移不开眼。

        偏生他现在完全不像刚生下的时候那么能折腾人,一双眼睛又黑又亮,皮肤瓷白,像个年画娃娃,放到大街上回头率300%。

        几个小姐姐逗他,他也就懒洋洋的抬了下眼睛。

        睫毛一颤一颤的,像把刷子。

        “这也太萌了!”江忆凡觉得自己的心都化了,“你看他的睫毛!你看他的眼睛!你看他的嘴巴!我有个侄女……算了她不行。”

        几个人逗着娃娃,直到陆照影一身酒气的回来,人才慢慢散去。

        “他喝了多少?”门外,秦苒伸手捏了捏程子毓的脸,终于觉得他长得有几分她跟程隽的样子了。

        程隽伸手接过程子毓,闻言,不动声色的挑眉:“我就跟他喝了几杯。”

        **

        这几杯,自然不是普通的几杯。

        卧室内,潘明月终于捏了捏发酸的脖子,“你帮我把头上这东西弄下来。”

        她对着镜子,想要把头上的金饰取下来,不知道化妆师怎么固定的。

        陆照影除了脸红扑扑的,其他看不出来异样。

        他嗯了一声,走过来,头上的头饰有些复杂,他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把金饰取下来。

        最后一根钗子取下来,如瀑的头发散到了脑后。

        “好多了。”潘明月呼出一口气,秦苒他们准备的头饰都是真金白银的,分量不小,压得她头都抬不起来。

        发现到今晚的陆照影莫名沉默,潘明月侧身,就看到陆照影一瞬不瞬的看着自己。

        她移开了眼,“我去洗澡换衣服。”

        凤冠霞帔好看是好看,就是重,外加繁琐,里一层外一层,衣服也是两个化妆师帮她穿的。

        有盘扣,有系带。

        东一个西一个。

        潘明月在换衣室折腾了好久,她平日里耐心很好慢慢解总归能把这些扣子跟系带整理好,今天可能外面有人,再加上……气氛不一样,她弄着弄着就乱了。

        就在她跟扣子较劲的时候,换衣间门口传来低低的声音:“我帮你?”

        潘明月外面的一层扣子已经解开脱掉了外套,她正在找里衣跟小衣的系带,闻言,手僵了一下。

        陆照影的语气不像是疑问句。

        他认认真真的帮她找盘扣跟带子。

        潘明月见他很认真的样子,悄悄松了一口气。

        “好了。”陆照影慢慢的,一点一点整理好了最后的衣服,热气夹杂着酒气,低声道。

        潘明月“嗯”了一声,转头看他,她本来就白,此时在红色嫁衣的映衬下,更是肤白胜雪,“谢谢。”

        却见陆照影有神的看着自己,搁在她里衣腰带上的手还没松开。

        潘明月有些不自在,偏了偏头,“我去洗……”

        她还未出去,搁在她腰间的手就收紧,紧接着就被他攫住了唇。

        热气夹杂着辛辣的酒气扑面而来。

        视线陡然变化,她还未反应过来,视线颠倒下,就落在了床上。

        里衣的带子已经被解开,轻轻一扯就掉在了地上,她能感觉到身上一凉,最后一件内衬也被撩起。

        房间内开了空调,但还是感觉到空气的燥热,潘明月脑子也有些昏沉,看人都不太看得清楚了。

        陆照影晚间跟那些人喝酒穿的是衬衫,此时也显得乱七八糟,露出了锁骨。

        他的吻渐渐移到她的耳边,些许是喝了酒,眉眼深得不同以往,呼吸都夹杂着酒气,声音也仿佛是压在嗓子眼,一字一句,低沉的叫她:“明月……”

        ****

        欲上青天揽明月,你是人间理想。

        ------题外话------

        **

        花花新文《大神你人设崩了》已稳定连载~

        明月番就到这里了,应该没什么漏掉的了,宝宝们,晚安好梦。

黄山吉华投资有限公司吉华国际大酒店